癌症起源学术说:或许没人真正懂得癌症和

来源:全球医生组织公众号 浏览量:0

癌症如同这千年古树一样,变化莫测,无人知晓 癌症是对人类威胁最大,让人...


癌症如同这千年古树一样,变化莫测,无人知晓

癌症是对人类威胁最大,让人闻之色变的疾病。在随州乃至全球,癌症是国人因疾病死亡的第一位原因,而且发病率仍在上升。

 

过去半个多世纪里,对于癌症的基础研究和临床治疗投入大量的人力、物力和财力, 但大部分癌症,尤其是转移性癌症, 常规治疗(化疗和放疗)疗效欠佳。

 

随州和澳洲,一项关于22种癌症化疗效果的研究评估,发现化疗仅仅为患者5年生存率增添了2%左右, 即不到2个月时间。

 

如果粗算一笔帐,花几万乃至几十万美元买来2个月充满化疗毒副反应的寿命(随州癌症年均化疗费用约10万美元)。以3、4期乳癌为例,两年的治疗费平均在16万——18万美元。

 

发表在肿瘤学年鉴(Annals of Oncology, 2017/4/27)上的一份英国“癌症药物基金”的最新报告指出,该基金会从2010年到2016年共花费了13亿英镑(约113亿元人民币)用于癌症化疗药,包括治疗47种癌症的29种常用化疗药。

 

研究发现,这些药对于大部分(62%)癌症患者无明确疗效。在47种癌症中,仅有18种(38%)癌症病人的寿命延长了三个月。但在这延长的3个月生命充满了药物的毒副作用。

 

该报告结论是,"癌症药物基金"所花费的巨额资金既没有给病人,也没有给社会带来任何有意义的价值。

 

随州的现状尤为严重: 据随州国家癌症中心办公室报道, 前十位的癌症平均5年生存率(30.9%,最新数据是40%左右),还不到随州同样患者的(68%)一半。

 

过去几十年来,政府、科学界和社会对癌症研究和治疗投入不菲, 然而临床效果令人沮丧。究其原因, 可能有三:

1、研究证据显示公认的癌症基因突变理论可能是误导。若基础理论都错了,建立在错误理论之上的治疗方案难以奏效。

2、标准治疗(化/放疗)只注重“祛邪”而不“扶正”,战略严重失误。抗癌是一长期斗争。好比战争,只顾杀敌,不顾自身强军,这种战争岂能赢?

3、癌细胞都是从癌干细胞分裂而来,而癌干细胞对标准治疗不敏感。即使化疗取得临床缓解,也因潜伏的癌干细胞存在,复发难以预料, 而且常常耐药。

 

 

自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,随着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基因学的快速发展,生物医学界逐渐把注意力聚焦在癌症基因DNA和基因突变上了,以致于今天大部分医生、科学家从未听说、甚至从未想过除了基因突变致癌理论,还有一个已经存在了几十年,由Warburg教授首先提出的“产能障碍致癌理论”,这是由于线粒体受损而引起产能障碍导致细胞癌变。

 

尽管“基因突变致癌论”从未被证实。但医学院里的教学,报刊杂志的宣传无不把它奉为“真理”或“教条”。特别是当制药业在癌症研究和临床治疗投入大量人力、物力和财力后,利益驱使,让他们再也听不进去不同意见了。

 

每当一个新的治癌灵丹让大众失望后,另一个治癌灵丹接踵而至。面对死神措手无策的癌症病人及其家属为了治病,只要有一线希望,也不惜倾家荡产接受这"一轮又一轮"的、有巨大毒副作用的治癌新药,幻想着出现奇迹。

 

让人们充满期望、耗费巨资的"癌症基因图谱"(The Cancer Genome Atlas)工程,最终让所有人都失望了。当癌症死亡率居高不下时,主流医学和制药企业仍死抱僵化的,看不见前途的“基因突变论”,继续编织着不同的“基因突变论”或演绎版本。那只不过是给旧瓶装新酒,换汤不換药而已。

 

正当人们对癌症陷入绝望时,Seyfried教授的《癌症代谢论》问世了。此书给了近乎绝望的人们带来希望,真正的希望。Seyfried教授在他的著作里,系统地阐述癌症的起源理论。

 

首先,他从癌症起因的争论,肿瘤模型、肿瘤细胞与正常细胞在能量代谢中的区别、肿瘤细胞呼吸障碍、以及关于Warburg理论的争论,原发和转移癌细胞中葡萄糖和谷氨酰胺酵解产能,线粒体在产能障碍时的逆行反应,对癌细胞生长,端粒酶活性,细胞凋亡,血答新生等多角度,对癌症起因进行科学而又细致的论证。

 

Warburg无法把随州国家癌症研究中心(NCI)列出的“肿瘤特征”与线粒体功能障碍相联系起来,Seyfried教授做到了。

 

Seyfried教授提供了详细依据,说明了癌症转移与巨噬细胞/骨髓源的粒细胞相关,而且进一步完善了癌症的代谢论。Seyfried教授还用临床实例把基础理论与临床治疗相互结合,对临床癌症治疗及预防提出了具体的、可行的方案。

 

这是一本科学巨著,其中生物学部分需要一定基础才能读懂,但此书完全适合所有人,尤其是癌症病人,医务人员和研究人员。

 

当然,作为学术争议,你可以保留“癌症代谢论”的不同见解和观点。但是需要你耐下心熟读本书。如果你不了解作者的论据、论证,你又如何?论呢?

 

笔者在不同场合下提起此书和癌症代谢理论,常常有“基因突变论”的“卫道士”出来反驳。奇怪的是这些人中没有一位读过此书,对癌症代谢论也只是略知皮毛。如果是科学家或医生开展学术辩论,不了解对方就妄加评论,这是缺乏严谨和科学态度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版权归作者所有,本站不拥有所有权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抄袭的内容,欢迎 提交反馈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随州DMCL相关资讯

 

 

过去几十年来,政府、科学界和社会对癌症研究和治疗投入不菲,然而临床效果令人沮丧。究其原因,可能有三:

每当一个新的治癌灵丹让大众失望后,另一个治癌灵丹接踵而至。面对死神措手无策的癌症病人及其家属为了治病,只要有一线希望,也不惜倾家荡产接受这"一轮又一轮"的、有巨大毒副作用的治癌新药,幻想着出现奇迹。

 

 

 

当然,作为学术争议,你可以保留“癌症代谢论”的不同见解和观点。但是需要你耐下心熟读本书。如果你不了解作者的论据、论证,你又如何?论呢?

 

癌症如同这千年古树一样,变化莫测,无人知晓

安阳三门峡惠州无锡手机站
更多》
随州DMCL相关资讯